这里紫痕,破写文的√欢迎勾搭
画手@窠臼 她最棒啦!
暂时只产ut粮
吃的很杂!欢迎安利
有两个AU:Underreset(福单人)和魔女传说(和画手的新坑)
请来找我互动接龙玩!门牌号2225805139
目前是深坑语c选手,主dsc
爸爸们我请你们产cnm!!!

痛与歌【Frisk单人向】

*一位无论如何没有办法获得完美结局的Frisk的故事。
*主讲述她最后一次尝试。
*无cp,意识流,顺序不存在的。
——————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无论如何都要去追寻的结局,哪怕是末路。】

“呐……我回来了,大家。”

女孩仰起脸,绽放出一个轻松的微笑。

“仍然是非常美妙的一天,不是吗?”她熟稔地进屋,翻找出速溶咖啡,倒进了自己相当喜欢的素色瓷杯里。

冲水,搅拌,一气呵成,袅袅的白烟氤氲。
扑鼻的咖啡香气。

“真好啊。”她吹了吹滚烫的咖啡,小心地嘬饮一口,幸福地眼睛都眯在一起:“这样的偷闲时光可不常有。”

“——毕竟我总是在为无用功浪费时间,你们说呢?”

她回头,静静地注视拿枪指着她的警卫们。

“Frisk小姐,你涉及谋杀,请立刻放弃抵抗,跟我们走一趟!”一位警员厉声喝道,他的脸色苍白,那是由于刚刚接到的案发现场照片的刺激。

14个人,没有一个活口,血在地板上蓄了一层。每个人的死法都不一样,但相同点是惨极——血肉模糊已经不足以形容了,那简直是人间地狱。

……明明怎么看都是正常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可怕的事?

手一顿,杯盖与杯口无意间碰撞在了一起,发出叮的一声轻响。“谋杀?”她的眉梢微微挑高,脸上满是毫不做作的讶异:“你怎么会这么说…?”

放下茶杯,她向他们走进一步,换得一群警员齐齐举枪的动作。排斥,恐惧,厌恶,他们的脸上写满了这些,毫不掩饰。

“…哇哦。”她怔愣了一下,却并没有做出什么表示投降的举动,眯着眼笑起来,“真是熟悉。”

“你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投——”那年轻的警员沉不住气,在恐惧和激愤的驱使下开口大喝,话语却在一半被生生打断。

“这样不好吗?”她兀的出声,将茶杯放下,直起身来,越过枪口,安静地注视着他们,目光依旧平和温暖,“这样毫不掩饰的表现出自己的想法和排斥,不好吗?”

她低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然出现在手里,此时正在指尖飞速旋转的一截刀片,专心地瞧着,仿佛那是一个好玩的游戏。

“……不喜欢就不要接受啊,人类。接受了又在背后暗自操作着算是什么呢。”闭了闭眼,大使第一次面对着警员睁开了双眼——温柔的金色,却漾着魔性又病态的波澜,暗沉沉的,一眼望去便能溺毙其中。

……一眼便能叫人看出她的恶意。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过长时间的相互凝视使得空气将近凝滞。

“第28次,又一次的,我失去了朋友。”无意识的歪头,数字毫不犹疑地被吐出,只因为这刻进骨髓,“而我已经无法可施。”

她轻轻一抬手,便引得一声开保险栓的声音。
“放松,我还不会对你们动手。”女孩笑开,金色泪光朦胧在她眼中,“这一次是以牙还牙——我按照他们杀死Papyrus的方法杀死了他们。”

“什么…?”警员怔愣愣望着对方,那女孩子眼里的情绪……莫名的,既想要帮她抚平伤痛又想要退开远离的,极端的悲哀与癫狂。

Frisk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沉静的笑容:“抱歉,失态了啊。”她拍了拍衣服,握紧了手间的刀刃。

“我还得先去做某些事,用我一切去追求的愿望,这将是我最后的尝试。”那力量可以改变世界,却并不能帮她得到她想要的。

“我会得到为朋友们扫清一切的力量……”女孩子笑容满面,也泪流满面。

“——为此我充满决心。”她毫不犹豫地将刀片插进了喉咙。

警员们瞪大了双眼,注视着那个渐渐萎顿在地的身影。

世界忽然静止。

……

倒退。

飞快的倒退,快得人几乎看不清——也没人能看清。

停止。

……
……

公元201x年,伊波特山。

——一位人类正从天而降。

————
是的拖了这么久终于……!其实只是在想序言怎么写而已。
痛与歌是我超喜欢的一个构想,若是上到地上的PE福和怪物们永远得不到好结局会怎么样?
决定先给出属于这只福的结局。她认定了人类与怪物无法共存,决定要为了怪物们去清洗人类——是的她已经疯了。
但她的力量太过弱小啊,没有LOVE她做不到。
坚信着只有清洗人类才有可能得到一个未来,她尝试着去触碰禁忌。
此时,【完美结局】是她的执念,这个执念已经超脱出了怪物们和人类本身,成为她扭曲的源头和拼命的动力。
因此这个故事讲述的会是她的屠杀之路——着笔于内心戏偏多?她与所有人背道而行了呢。
结局可以有两种理解方式:Chara用Frisk屠杀得到的力量给她创造了一个虚假的完美结局;或是她们重置了世界,离开了自己的世界,来到一个又一个AU获得LOVE来继续追寻自己的【完美结局】。
————
落幕

【一切结束或是开始之时。】

“你为什么要冲那些怪物张开你的双臂?”

“——明明只会得到敌视与伤害。”

“——明明只会得到误解与恐惧。”

“——明明只会……更痛。”

幽灵看着被扎穿了手,死死钉在原地的,血流满地的人类,轻轻地,问出那个埋在心底很久的问题。

只是那孩子听不见她的疑问。

……

今日Chara站在这里,却突然想起了当年那个问题。

是谁改变了谁?

“……不过没什么了。这是很久以前的疑问。”
女孩歪头,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从她嘴中吐出,被黑暗所吞没,看起来空旷的界面中没有传来哪怕一丝回音。

这个世界是没有希望的存在。

可人不能在明知没有希望的情况下生存。

所以。

她伸出手,向着泪流满面的、瞪大了眼睛,疯狂与理智在眼中搅成歇斯底里的风暴的屠杀者。

“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紧紧地,两个女孩相拥着。Chara的身影开始淡去,世界在她们身后崩裂。

“——这一次。你会为他们带来真正的完美结局。”

……坠落下来的人类们闭上眼,随即睁开,金色的瞳孔里突然闪过一抹红光。

只剩一位仍站立在原地,面向着全新的陌生世界微笑。

——就让我,来为你创造一个美好结局。

评论 ( 10 )
热度 ( 52 )

© 是小母鸽梓喝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