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紫痕,破写文的√欢迎勾搭
画手@窠臼 她最棒啦!
暂时只产ut粮
吃的很杂!欢迎安利
有两个AU:Underreset(福单人)和魔女传说(和画手的新坑)
请来找我互动接龙玩!门牌号2225805139
目前是深坑语c选手,主dsc
爸爸们我请你们产cnm!!!

人物死亡自戏【swap!Frisk】

之前的脑抽产物。
人类组亲情向出没。私设为Frisk从小带着捡来的Chara长大,这次莽输给捉住干掉了bushi
男福女猹,意识流。
能接受就看看吧√
——————
“……咳咳…”血已经浸了眼,世界模糊成一片鲜红,眼前走来的人影,渐渐模糊成狰狞嘴脸。
手指微微一动,想要再握住刀柄,手指却被猛的踩住。
眼眸猛然睁大,却只是低低痛喘一声,不愿露出怯态,任凭对方怎样捻磨,痛得浑身发抖,也不再出声,只是咬紧了牙关,左手生生抠进土里,划出几道血痕。
那脚方松开,一人又拽住了自己头发向上拉扯,硬生生地将头提起,靠近他的伤疤:“妈的,差点让你跑了!要不是我闪得快,眼睛都给这见鬼的划瞎!”
头皮撕裂似的痛——或许已经被撕裂了,面对着这样的指控,无所谓地掀唇,换来一个几乎打懵人的响亮耳光,嘴角血丝滑下。
左手一撑地面,右脚猛然上撩,发力将面前的人踹翻,却是因为受力不平衡而又重重地摔回地面,撞击,使得眼神又是一阵溃散。
“你敢?!”有人这样怒骂着,给了小腹一脚,痛得咳出一口血来,又挨了后腰上的一下——脾脏破裂的力度。不过那些痛苦似乎都在逐渐离自己远去,尽管这是自己最不愿意发现的一点。
死期将近。
红瞳依旧明亮,却已经神采暗淡,狼狈得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围攻,被辱骂,被,推向死亡。
没有力气去护住头部,只是躺在那里被动随着施加的凶暴力度改变着蜷缩的方向,已然,失了所有的一切所能盼望的翻局之时。被翻过身踩在胸膛上也只是闷哼一声,断了几根肋骨没有细数的必要,反正,不再有治疗之时。
可是为什么还在挣扎?在无尽的苦痛里翻来覆去也不愿结束生命,还有什么值得留恋……?
眼神没有焦距,越过那群叫嚣着的人脸,看着许久不曾注视过的蓝天。
阳光很好,天气已是初夏,炙热的盛夏尚未来到,初晴的朗空只是微微有些热浪罢了。

……

是个好日子啊,我亲爱的。
“是…是个……吃……巧克力蛋糕…的…日子…不…是么…?”兀的,吐出这样一句话来,闭了闭眼,不顾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些人的奇怪视线,绽出一个艰难的,满是淤青的笑容。
Chara……你曾说过这种天与冰箱里的蛋糕更配,是么?
不肯这样骄傲地自尊地死去,是因为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
谁能让自己放心地托付,给那个小淘气鬼做饭吃?给她遮阳打伞,处理伤口,劝她少吃零食,让她鼓着脸抱怨,任劳任怨着哄她开心,把世界捧到她的面前,给那个任性的小魔王她想要的一切…?
找不到答案。
永远也不可能找到答案。
又一次被拎起头发,有什么冰凉对上自己的后脑,死神的温度试探着未亡者何时敲响的丧钟。
啊啊……
唇微微张了张,望着天边的那一朵翘卷得格外特别的云彩,像是背在背上走过的女孩这一生的时光。
会很幸福吧?只要有自己藏着打算生日给她的那一排女孩想要了很久的巧克力礼盒;只要有一冰箱的雪糕可以肆意品尝;只要她一回首,还有人站在她身后予取予求。
闭了闭眼,终究没能忍住那一句最熟悉的问候,有水光在睫间闪现了一瞬,颤抖着加大了微笑的弧度。
“Chara,你想要……几份甜点…?”
砰——!
泪花与眼眸一起谢了这一出剧幕。
——————
以后东西还是照写,不过不怎么想要出来聊天了x
当然来找我也,大概欢迎?
语c我得缓缓,负能的比较狠。

评论
热度 ( 21 )

© 是小母鸽梓喝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