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紫痕,破写文的√欢迎勾搭
画手@窠臼 她最棒啦!
暂时只产ut粮
吃的很杂!欢迎安利
有两个AU:Underreset(福单人)和魔女传说(和画手的新坑)
请来找我互动接龙玩!门牌号2225805139
目前是深坑语c选手,主dsc
爸爸们我请你们产cnm!!!

与次木先生的故事接龙作品1【刀客】

边陲小镇,弦月初上,大雪纷飞。


吱呀——


客栈的木门被推开,一个戴黑色斗笠的刀客,黑衣裹身,后面跟着他的徒弟,一个身形略显单薄,但眉宇稍显青涩,却已然有了些许师傅的风范。


”开间上房。 ”


丢下了一锭银子,刀客抽身离去。


同样一身黑的店小二还未来得及阿谀奉承,怀里就多了件刀客的披风。


在店小二“一文小费都不给我的”抱怨声中,刀客抽身离去。


一时无话,年轻侠客麻利地收拾完手边的事物,刚想为师傅温一壶小二递上来的黄酒,却被刀客反手用刀鞘挑落,在徒弟不解的目光里,拿出酒壶自斟自饮了起来。


“师傅?”


“这是家黑店。”刀客缓缓说道。


“门口那个血手印,那个店小二,食指,鱼际,虎口茧子一大堆,要么他就是动了十几年笔的酸秀才,要么就是刀尖舔血的滚刀肉……”


年轻侠客不解地问道:“师傅,那为何我们不换家客栈住呢……”


刀客目光里多了一丝深意,“我这么做当然有我的理由,还有,今晚三更有好戏看。”


……


昏月夜,杀人天。


躺在被褥里的年轻侠客已翻来覆去了不知几个来回,却仍是无法入眠。他身边的刀客双眸紧阖,早已与周公杀的天昏地暗。


——他还是不如师傅沉得住气。九郎暗暗叹气,起身,欲通过月色判断此时已是什么时辰。


他没有忘,刀客之前所说的话。


三更,会发生什么?


九郎轻轻推开窗,尽量将细微的吱呀声压制最低,然后,九郎抬头望向月亮。


但天色太暗,他看不清时辰。明明白天人声鼎沸的客栈,在夜晚,竟出奇的静,几乎到了渗人的地步,让这雪夜越发的渗人。


当——当当——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更声恰好传来,落进正欲关窗的青年耳里。


九郎猛然一惊,下意识抬起了头——


在对房的屋檐上有什么盯住了他。他看不清那个身影的脸,但长发飘飘是个女子无疑。此时,她头发无风自动,一双哪怕是隔着近十米也能看见那几乎漫溢出来的恶意充斥的眼正凝视着他。


他瞳孔紧缩。


那女子……没有眼白,一双漆黑瞳仁占满眼眶,闪着幽深的不详的光。


“师傅!”


该死,这地方怎会出现活死人?!


喧嚣打破了夜色的宁静,那颗北面的天煞孤星,似乎因此而振作了几分欲醒不醒的萎靡之态,桥洞下的老乞丐,抬了抬眼皮,又继续沉沉地睡去。


那具活死人竟然凌空跃起,露出修长尖利的白骨指甲,向着九郎直抓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九郎急忙合上了窗户,翻了个身,从床上滚下来,发出了笨重沉闷的声响。而那具女尸似乎受到了窗户的阻隔,发狂似的冲撞起来,破旧的窗户苦苦挣扎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呻吟。九郎没有注意到的是,女子的长发从窗户地下幽然蹿入。


刀客却依旧睡得香甜,九郎无法,转头就想去抽刀,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脚被活死人的尸牢牢缠住。


窗户终于应声而破,那具活死人尸如入无人之境,奇怪的是,她对毫无防备的刀客不闻不问,只向九郎扑去。


九郎的心一下凉了半截,竟然傻了眼,做不出任何反应。


活死人的白骨指甲又窜出了几分长,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变故发生了。


“嗬…?”尖利的指甲忽然停住,浅浅地刺破九郎的一层油皮,唬得他一震,差点自己将脖子送上了凶器,只是那么一瞬,却叫他浑身汗湿,整个人好似在地府走了一遭。


他回神,明白这尸人不知为何留下了他一条性命,放松之余,他握紧了袖口的短剑。


然而,为甚放过他?


侠客僵在原地,明知道不该继续将自己放置于危险之下,却是脑袋发懵,一时之间竟忘记退后。


“嗬嗬……?”那女子挣扎着,试图将爪子向前递送,神色狰狞,但终于仍是没有对他动手。哪怕她哀嚎着,吼叫着,手却不曾前进半分。她的指爪慢慢收回,扭曲的可怖面容逐渐变得清秀,就连那双满仁黑瞳,也消散了去,显出分明的黑白色彩。


九郎震惊地望着这一出大变活人,几乎无法将她与之前那夺命活尸看作一人。


……活死人以人肉为生,这种死人怨气极重,鲜有保持神智之辈。或者说这种行尸走肉不可能拥有神智。


但眼前女子无疑不同,那双仍然纤明的眸子便是证明。


“九……郎。”他听见这女子,嘶哑地唤出他九郎的名字,真真切切,分分明明。


“!”九郎如遭雷击,他后退一步,不慎踩到了刚刚一片混乱中撇到地上的花瓶,脚下一空,便向后仰去,摔进一片幻境里。


他坠入一层层虚空中,绛红的光晕里充满着温柔的质感。


八九岁模样的自己站在那里,有个站在桃花树下的小女孩,脆生生地唤着他的名字。


那女孩兀地变成少女形象,转过身来,眯着眼笑,唤他的名字,柔情蜜意。


少女身上不知何时又换成一套大红喜服,眼底漾着泪光的,又唤了他一声:


“——九郎。”


那眉目竟是与这活死尸一模一样。但他向下坠去,无法停留半分。


所有的她都化为漫天的光影,半分也不剩,九郎仰头,那些幻影尽皆离他远去,就好像他正坠出这女子的生命。


“容妹……”他睁大眼,伸出了手似是想抓住些什么,却只能向后仰去,被迫沉入黑暗。


黑暗中,不知是谁的声音。


“……别走成吗?”


“……”


“我知道了。”


“——我等你回来。”


少女泪中带笑,晕开一室绚烂。


九郎猛然翻身坐起。


“但你没能等到啊…”他喃喃着,眼泪滚滚而下。


刀客不知何时坐在床边,擦拭着雪亮的刀刃。听见声响,他头也不抬,仍是专心擦拭着。


“……师傅,我做了一个梦。”九郎怔愣着,“但我不知道这个梦是真是假......”


“你知道的。”刀客淡淡地说,“但你选择忘了。”


“那年,我路过你们小镇,不过随手料理了几个追杀你的仇家,你就粘着我,要舍去小镇的一切,跟我学刀,说要报你的杀父之仇。


 你记不记得,十三年前,是谁从冰天雪地里把你捡回来,又是谁偷偷为你攒下食物接济你这个外村的小屁孩,又是谁因为偷祠堂的食物给你吃,被父母毒打?


  九郎低下了头,含泪的目光里透露出一丝茫然。


  刀客揶揄道,“当然,这些你不知道。”


  “当初打动我收你为徒的,可不是你的诚心,是那个小女孩,我让你在门外跪三天,你一天半就晕倒了,剩下的,是她帮你跪完的。


   刀客继续说到,“这些事情是她跟我说的,她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说话要算数,你要……’要不是我动作快,用真气护住她的心脉,说不定她会死的更早……‘’


  “死的……更早?”他机械地问道。


 “哦,后来追杀你的人赶到,因为找不到你,屠戮了全村。”


  刀客轻描淡写地说,仿佛死生因果,与他毫不相干,他甚至不乏刻意带着挑拨的味道,“或许就是因为我救你.......”


   “才害了他们一村的人!”


  “够了!我不想听!”九郎像是魔怔了似的,歇斯底里地怒吼道。


    乌鹊惊飞,拍打翅膀,躲入了云中。


  “不够!”刀客以同样的音量回应道,“全镇怨念使你的蓉妹直接化为恶灵,吞人魂魄,取人精元。为祸一方!”


   “你知道为什么这家黑店却敢与虎谋皮吗!因为有个说法,她从不杀穿着黑衫者!!”


   似是放下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九郎瘫倒在地。泪光里,往昔一幕幕浮现。


  有道是,风花古道尽缤纷,转眼尘归尘。


  他想起,桃花开落的季节,他拾起掉落在少女头顶上的花瓣,在少女诧异之时,他偷偷香了一口少女的粉颊,然后被少女满林追杀时,女孩头绳散了,因而一头长发在微风里荡漾……


  他想起,那天他把少女的纸鸢藏在树下,谎称弄丢了,却因撒谎不过关,被女孩识破时,她在风中绽放的笑靥和微嗔………


  他想起,最后一次见面......


……


 “真的要走吗?


 “好吧……”


 “早点回来……”


 “那个,把外衫脱给我,我帮你缝补一下……”


 “你好痛干嘛揪我头发!”


   少女也拔下一根青丝,打下一个结,念叨着,当时少年不懂的句子……


   春日愿,春日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结发云长生,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


“现在,你想起来了吗?”刀客说道。


“这也是我要教你的最后一课。


 知道为什么,你的刀轻灵有余而杀伐不足吗?


 刀就是人,人不仅仅是杀戮的机器,刀也是一样。


 你很聪明,招式一教就会。但是你也是最笨的,从报完仇的那一刻起,你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拔刀了。


 现在,你明白,你的刀,重量在哪里了吗?”


……


九郎谢过。


他抽刀出鞘,银光乍现,一道白练怒冲而上。


若有心观察,则会发现刀身上,多了一瓣桃花的刻痕。


“容妹……”他抚摸着这瓣桃花,似哭似笑。


“这是你的刀魂,也是她的。”


“你出师了。”刀客淡淡地说道,他的目光眼不经意瞧向窗外,却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他一怔,刚欲开口,却见那女子盈盈一拜,便化为一阵青烟,消散无踪了。


“九郎……”若有若无的呼唤传进了刀客耳中,却未能被她的唤者闻知。


“痴人……”两鬓染上风霜的刀客眼底一分怅然已无人可以睹得,“且去吧…”


 他一拍九郎肩膀,推开了房门,一地素白。


“师傅?!”


 他脚步不停,并未回头看年轻的新刀客:“就此相别吧。”


“扑通——”新刀客恭敬地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师傅,保重。”


 这些被刀客听在耳里,但他未曾回头。


 他将手中斗笠戴上,踏上前路,一袭黑衣胜雪。


 ……


茕孑弦月,星汉漫漫。长歌倚梦,清啸凭栏。


 洗盏更酌,浊酒余欢。暮雪千山,今宵别寒。

 

 再见?再见却是阴阳两隔,坟头霜满......

           

————————————————————

不好意思了各位,不务正业干别的系列x

第一次古风尝试,有误请务必指出XD

 @次木 我吹爆你!!!!!看!一个不是我们圈的写手升起了!x以及我把他拽进UT啦【叉腰】

这个故事我还是很喜欢的嘛,没什么意义,次木先开始,我感觉这个文风是没人猜的中哪里是谁写的啦。

享受这个故事吧!

评论
热度 ( 12 )
  1. 次木是小母鸽梓喝奶√ 转载了此文字
    与朋友的游戏之作,若有疏漏之处,恳请斧正。 话说…… 我好垃圾啊……_(:з」∠)_

© 是小母鸽梓喝奶√ | Powered by LOFTER